您好,歡迎訪問臨沂沂蒙食品有限公司網站!
聯系我們
咨詢熱線
15192971111
全國售後熱線:
0539-4392269
地址:山東省臨沂市平邑縣地方鎮
當前位置:水果罐頭 > 新聞資訊 > 公司新聞 >
兒時水果罐頭的記憶
作者:1 發布日期:2019-08-30 16:37 關注次數: 二維碼分享
            在我兒時的記憶裏,水果罐頭可是稀罕食品。走親訪友的禮品裏若有兩瓶貴重的水果罐頭,都會讓雙方面子倍增。對于我們小孩來說,能吃上那想到便可垂涎欲滴的水果罐頭是最甜蜜的幸福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家裏來客是我和弟弟很盼望的事,因爲要熱情招待客人,爸媽一定會改善夥食,更重要的是可以喝到那水果甜湯。每道飯菜做好,母親就盛入盤裏,父親便來端走和客人喝酒吃飯拉拉家常。

            飯菜或多或少常有剩余,母親把它們盛在一起讓嘴饞的我們兄弟倆吃,而水果罐頭卻沒有剩余。一瓶水果罐頭盛到盤裏剛剛滿盤,我和弟弟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它被父親端走,消失在觥籌交錯裏。不過生活還沒那麽糟糕,瓶裏留下少半濃稠的甜湯夠我們幸福一陣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我們對坐在長凳上,兩雙小手捧著,按照母親說過的約定,每人一口交替喝湯。弟弟先來,瓶口剛到弟弟的嘴邊,我就向後使勁扳,生怕弟弟大口喝;輪到我的時候,弟弟也如法炮制向後扳,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地爭鬧著喝。末了,湯也沒了,再讓母親往瓶裏加些熱水沖沖,那淡淡的甜味水也成了相伴童年難忘的味道。
 
          童年難忘的味道常常會有,可果肉難吃到,更難得的是獨享美味的果肉和濃稠的甜湯。雖然家裏幾瓶罐頭常待在木櫃裏,我們從不敢背著爸媽偷偷吃掉它們。饞了,就打開櫃門傻傻地數數這個瓶裏有幾瓣黃桃,那個瓶有多少顆山楂;輕輕搖晃罐頭瓶看著那濃稠的甜湯挂在瓶內慢慢地流,果肉也在湧動著。咽下口水解饞,也會有莫名的幸福。
 
         不過,總有辦法把這莫名的幸福變得真實,生病,就是唯一的辦法。
 
        真的生病了,吃藥打針必不可少。每次紮針,我都非常害怕誓死不從,母親抱著安慰我,不疼,不疼。一針紮下去,我哭得撕心裂肺,母親心疼地哄著我,不哭,不哭,回家媽媽給你水果罐頭吃。這時,事已得逞便慢慢收起哭聲,在母親的懷裏撒嬌,哭鬧著快點回家。
 
         母親沒有食言,一瓶黃桃罐頭只屬于我。我抱著它躺在床上,不顧病痛的折磨左瞧瞧右看看,數數黃桃瓣數,心裏美美的。母親讓我安靜地多睡會覺,我怎能睡著,這曾經日思夜想的罐頭現在就是我的,夢想變成了現實。母親給我喂藥,藥苦得讓人難以下咽。

        母親說,把罐頭打開,一口藥一口甜湯,這樣藥好吃。我不舍,緊緊抱住向後躲藏。祈求著說,媽媽,不要。我像個小勇士,昂起頭,捏住鼻子,閉上眼,一口把那濃苦的藥喝下去,而那不爭氣的眼淚已被苦得流出來。母親趕緊讓我多喝些白開水漱漱口,我一邊喝水,一邊哭得語無倫次地說,媽媽,這罐頭是我的,我不許這樣吃。
 
         幾天過去,病情反而加重了些。母親不再放縱我,強制讓我多睡覺,這瓶黃桃罐頭也被打開。母親說,它是藥引子,能讓我快快好。已是病怏怏的我無權不同意母親的安排,每次吃藥的時候,苦藥一入口,一勺濃烈的甜湯緊隨入口,頓時滿嘴都是那黏稠的甜味。一擡頭,苦藥和甜湯一起下肚,甜得使人發覺吃藥是一種味覺享受。
 
         真的像母親說過的,它是藥引子,什麽藥和它在一起吃就成了靈丹妙藥,立馬見效。兩三頓一勺甜湯,一勺苦藥吃過。病漸漸好轉,自己也活泛了。有了精氣神我就打開瓶蓋,這麽近地看著黃透透的果肉,真讓人垂涎三尺。一瓣果肉含在嘴裏,輕輕吸吮著那果肉裏的甜汁,任這甜汁在嘴裏和舌尖上肆意流動,久久不願咽下。
 
        病好了,黃桃罐頭還有許多剩余。我不舍得一次性吃完,把它精心地藏好,饞嘴的時候,吃上一瓣果肉或喝上一口甜湯便是最大的滿足。
 
       幼小的我幻想著,如果將來,每天都能吃著水果罐頭定是最幸福的日子。
 
       而今,它早不再那麽貴重,不再是兒時祛病除疾的藥引子。它漸漸被人們淘汰,遺落在貨架的角落裏。即使看見也勾不起食欲,何談享用的幸福。
 
       忽然間,我懷念起童年最甜蜜的幸福和屬于兒時的水果罐頭。
此文關鍵字: